凡世未忘

签约作家、网易音乐人、走灵派创始人 、治愈漫画渣渣
微信公众号:soulmate_zlp
新浪微博:凡世未忘soo
网易音乐人🔍歌手:凡世未忘

有个叫做豆芽夫人的朋友一直让我画她老公——Jony J。


今天又是窦靖童

【1003农all生贺预告】桃浦兔巧克力店新品发布会

看我眼神~

歌欢_:

忙了一个多月,期待吧💜


桃浦兔巧克力店:





从豆荚中剥出新鲜的可可豆,发酵、烘焙、筛选、碾碎成粉,研磨、聚堆调温最终入模,巧克力就这样诞生了。



从灯光璀璨中走来的粉色衬衫兔耳朵,评级、练习、分组、舞台表演,拉票、投票最终出道,桃浦兔就这样上市了。



2018年10月3日,桃浦兔巧克力店将发布新品巧克力。成年后的陈立农有多少种可能,新品巧克力就有多少口味,总有一个适合你。



丝滑香软混合了坚脆甜绵,入口时苦涩的刺激着味蕾,随后的甜蜜柔情会一点一点侵入你的心里,占据你的神经……



写手组:


@想睡觉     @Z.叁玖       @十七在宇    


@珂朵莉     @鲜丞多      @积极废人


@虾老师     @林杞燃_    @奈良冬鹿     


@正经人     @遛狗😈      @瞎级霸写   


@墨…绯      @木子邪_    @啾咪啾咪 


@wrath      @luan。     @凡世未忘 


@FACAI      @歌欢_       @纵使千千 


@破粥         @麻桑         @PRINTLN 


@绮合         @青图         @暴躁小蒋 


@农农农农   @Aya       @搖呼拉圈❤️ 


@绵雨雨雨雨           @三流幻想家_翟    


@水边的熊少           @卟要鸡肉米饭 


@-CocaCola-   @peterpansyndrome 



画手组:


 @miluku                @ZM阿就就就就 


 @SaltyFish八月      @甜丞Unicorn 


 @超级蓝莓              @急速蜜柑 


 @奶盐苏打              @李小烫没炸啊😂 


 @mojito                 @大了个卷_卷 


 @凡世未忘              @披着羊皮的泡芙 



视频制作: @希魔音露 



感谢各位老师的加入


本次活动发文/画将采取匿名的形式


随机掉落三人行、小跑车、彩蛋


时间表中ID为各位老师的代号



时间表:


00:03    文    by 酒心白巧


00:33    文    by 代可可脂


01:03    文    by chocoteck


01:33    文    by 黛堡嘉莱配枸杞


02:03    画    by 好巧啊我是奶巧


02:33    文    by A级松露


03:03    文    by 一分为二的可可拿铁 


03:33    文    by 99%黑巧克力


04:03    文    by Milka与光头


04:33    文    by kitkat你吃不起


05:03    文    by 黑魔鬼2000巧克力烟


05:33    文    by 巧克力牛蛙


06:03    画    by 雀巢巧心卷


06:33    文    by 不会写三角的Toblerone


07:03    文    by 18cm的朱古力


07:33    文    by DJ吉利莲


08:03    文    by 别给狗吃巧克力 


08:33    文    by 好巧啊我是奶巧


09:03    文    by 海盐焦糖Whittaker's



10:03    画    by 巧克力味学生奶



11:03    文    by Hershey's少女心


11:33    文    by 抹茶生巧


12:03    画    by 草莓白巧克力星冰乐


12:33    文    by 摩卡可可碎片星冰乐


13:03    文    by 谁动了我的MeltyKiss


13:33    文    by 瑞士莲罐头


14:03    画    by 脆脆鲨鱼


14:33    文    by 冻橙粒白巧


15:03    文    by 巧克力脆皮


15:33    文    by 17%白切黑cudié


16:03    画    by 草莓蜜桔巧克力芭菲


16:33    文    by Godiva蘸大酱


17:03    文    by 爆浆熔岩 


17:33    文    by 你以为摩卡杏仁是巧克力吗


18:03    画    by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德芙 


18:33    文    by  碳烤Richaet


19:03    文    by 戒糖不吃巧克力


19:33    文    by 金莎不发胖


20:03    画    by 你这巧克力酸了啊


20:33    文    by 正宗北海道Royce


21:03    文    by 酒心巧克力之后一个吻


21:33    文    by 横扫饥饿士力架


22:03    画    by Meiji是高岭之花


22:33    文    by 巧克力气泡水


23:03    画    by 奥利奥泡一泡


23:33    文    by 拔丝xocolatl


24:00    画    by 巧克力泡芙



2018年10月3日,我们在街角的店里,等你…….



策划: @农农农农      @歌欢_ 


海报: @歌欢_ 




猜猜这是谁

【奶尤农汤】他是狼狗吧 4-6


第四话 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

*
在苗川的森林里迷路的两个笨小孩已经第四次走回了古井,他们开始有些心灰意冷。
“也许是因为我们总是睁着眼睛走,所以潜意识带领我们选错了方向……要不我们闭着眼睛走试试?”尤长靖道。
“那好啊,你带路喽。”
陈立农懒懒散散地答应着,却在原地坐下喝水不动,然后眼睁睁看着那个闭着眼睛的尤长靖一头撞到树上捧腹大笑。
“诶,你还真的闭着眼睛走啊……我以为你在开玩笑呢!”
“我没有在开玩笑,我很认真的好吗!我也想要快点从这个鬼地方走出去啊……你竟然还有心情笑话我……”
尤长靖捂住脑袋嘟囔着。
“你这人真的很有趣耶……哈哈,过来我帮你看看头。”陈立农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让尤长靖躺上去。
尤长靖一点也不客气地躺了上去,他自己本身就累到不行,早就想枕个东西躺了。

陈立农的背包里带了一些药膏还有医疗用品,他往尤长靖撞伤的地方擦了擦,尤长靖直喊痛。
“忍一忍啦!”陈立农往他的额头上不断吹气。
“你说我们今天走得出去吗?”尤长靖问道。
“我来之前在山下发过信号的,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来找我们了。”
“难怪你气定神闲的——你不早告诉我,我还以为你是不怕死呢!”
尤长靖一拍大腿,气得坐了起来。
陈立农杵着腮帮看着他道:“因为看你着急的样子很可爱啊。”
尤长靖把脸撇过去:“可爱个鬼……你变态啊!”
“诶对了村民大哥,你叫什么名字?”陈立农问。
“你不是喜欢叫我村民大哥吗?那你就叫我大哥好了啊,至于我的名字——无、可、奉、告!”
“尤长靖……”
陈立农大声地读出了他睡衣上的刺绣。
“名字不错,很阳光向上啊!”
尤长靖扶额——这是很久以前奶奶给他做的衣服,因为家里兄弟姐妹多,担心混淆,她总会往衣服上绣名字的拼音。

一转眼到了黄昏,最后的两片压缩饼干已经被分完了,他们还是没有等到人来。
尤长靖决定试一次,就像小时候那样,一边唱着歌一边往外走着。

你是花瓣的柔软
你是枝叶的形状
你是生命中
稍纵即逝的过客

你是湖水的波纹
你是飞絮的裙摆
你是银河里
抚映星辰的角色

在尤长靖哼起歌来的那一刻,地转天旋的情愫仿佛横跨了两个世界,倒映在这个“新的”陈立农的眼里。
同样的一首歌,同样的两个人——跨越了年岁,跨越了一整个平行宇宙。

他们如今都已经长成了大人的模样。

*
新河公寓1903号房,重逢的二人在沙发上腻歪了好一阵子,小尤的嘴唇还是像糖果那样甜蜜,只是捏起他的小腹来的时候手感过于饱满。
“我就知道我一不在你又得长胖,你看你的肉,都可以割下来拿去炼油了。”
小尤脑补了一下,好像农农真的把他的肉割下来放到油锅里一样,连忙捂住小腹。
“你这烂人……能不能不要这样比喻啊!”
农农哈哈大笑起来。

“你今晚留在我这睡吧。”
小尤想了想:“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八年前不也经常一起睡的吗?”
“我是怕你……”
小尤抓起了自己的衣角,耳朵里回响起了八年前农农说过的话。
——“因为我很害怕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我已经忍耐了很久了,面对这样可爱的哥哥。”
“怕我什么?怕我变成大狼狗把你小红帽吃进肚里啊?”
“没错!”
“那你的小红帽呢?小红帽。”
小尤捂住胸口道:“你想干嘛?”
农农反应了许久才笑道:“你想多了啦!我又没有想要真的对你怎样。我只是觉得你八年没有见到我那一定很想我,所以一定会留在我这边。”
“少臭美啦你!我一点都不想你!”
“真的?”
农农看着他的眼睛。
小尤把头扭到一边,喃喃道:“一点不想两点想,两点不想三点想……”
絮絮叨叨的红着脸的小尤实在是可爱得令人把持不住。
农农把手伸进小尤的裤兜里摸了摸,然后把什么东西扔出了窗外。
“我钥匙!”小尤后知后觉。
“陈立农你发什么神经啊!干嘛丢我钥匙?”
“你现在回不去咯,今晚乖乖待在我这。”
“诶!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子啊……”
“其实我很坏的喔,嘿嘿。”
农农笑嘻嘻地,看上去像是小绵羊,一不小心却露出了狼尾巴。
“留……留下就留下,但是你要听话!”
“好,我听话。主人靖,我还是你的仆人农。”
短短几句话好像把时间拉回到了那个闪耀着青春光芒的校园时代,两人看着对方傻笑了起来。

“仆人农,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要如实作答。”
“在下遵命。”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
“当然是从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开始啦。说起来那时候在金鹿森林,你十二岁,我才六岁,还不知道什么叫喜欢呢……”
小尤怔住。
他的目光突然黯淡了下来。
“……这样啊……”
“怎么了?”
他突然意识到……农农喜欢的那个尤长靖并不是他自己,而是与他交换了世界的那个尤长靖。
陈立农俯下身来看着他问道:“你眼睛怎么红了?”
“农农,其实我……我不是……”
小尤咬住下唇,欲言又止。
“你不是什么?”
如果农农知道了真相,知道他和他喜欢的尤长靖交换了世界,他会不会怨恨他呢?
他会不会不顾一切的,到那个世界去找回他的尤长靖呢?
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错事。

“农农,我不是你喜欢的尤长靖……”他鼓起勇气道。
农农抬起他的下巴。
“你不是……谁是?”
他低头咬住他的下唇。
“喜欢你就是喜欢你,对于喜欢你这件事,我一点都不会狡辩。”
尤长靖知道陈立农这句话是在模仿他那芥末味的告白。
——“喜欢就是喜欢,我才不会像你一样,非要说什么开玩笑,再不然就是什么意外!”

“长靖。我会把欠你的八年,通通补回来。”
小尤看着农农深情的目光,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其中,无法逃离那甜蜜漩涡。
他自私地决定将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委周折都隐瞒。


第五话 拥抱甜心一整晚


*
在苗川的森林里,尤长靖唱着歌,陈立农跟在后面安静的听了一路,两人竟然不知不觉走了出去,看到了森林之外的二级柏油公路。
“厉不厉害!”
尤长靖欢快地跑了几圈:“我说什么来着,你这么久找不到出去的路都是因为你、笨!”
陈立农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又不是这的村民,找不到路当然是应该的啊。倒是你作为村民找了那么久的路都没找到才叫笨吧!”
“都跟你多少遍了我不是这的村民,你这人……算了,我懒得跟你解释,我要回家了。”

他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尤长靖的家住在哪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啊……
“诶,农农!”这时候陈立农的朋友打着手电筒来找他了。
“许凯皓!”陈立农朝他挥了挥手。
“你跑去哪里了啦?我都快把苗川翻个底朝天了!”许凯皓说道。
“以前老师不是说苗川有一栋古宅吗?我进到森林里面,然后古宅没找到,倒是找到了一口古井还有一个村民大哥。”
“村民大哥?”
许凯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尤长靖略带羞涩地和他打了个招呼:“你好,我不是什么村民大哥,都是这个人擅作主张称呼的……我叫尤长靖,也是来这看什么……古宅,然后在森林里迷路的。那什么……我可以和你们搭个顺风车吗?”
“当然可以啦!我车就停在路边,你家在哪里?”许凯皓这人倒是很好说话。
“在先羚。”
“先羚?正好我们下一站就是先羚。”

原来许凯皓和陈立农事实上是表兄弟,陈立农高中毕业以后硬是要许凯皓带着他到全国各地旅游,他们的第三站是宿县,第四站是苗川,第五站是先羚,最后一站是千深。
陈立农考上了千深的大学,又因为出众的身高和外形被千深的一家模特公司选中,所以他计划着在千深找一个落脚的地方,而许凯皓作为他的兄长,一路跟随照顾。
三个人坐上车以后开始热聊起来。
“你们那里是不是有什么粉色云穿越什么的传说啊?八年前我看到过媒体报道诶,那个什么”草莓效应“超酷的!”许凯皓说。
“对啊,先羚就是因为这个才变成旅游胜地的嘛。”
“那你有穿越过吗?”陈立农问道。
“不告诉你。”尤长靖保密。
“切,我还不稀罕知道咧。”陈立农把头撇到一边。
“诶,那什么,你别再叫我村民大哥了,土里土气的。”尤长靖说。
“那你要我叫你什么?”
尤长靖抬起了下巴,瞪圆了眼睛看着陈立农,蓝衬衣和花蝴蝶睡裤很是刺眼。
“叫哥。”
“可你一点都不像诶……”
“我的确是长得比较娃娃脸。”
“我还是觉得你比较像村民。“
“……”

一旁默默开车的许凯皓发现这两个人根本无法正常聊天,因为每聊几句都会被对方怼得无话可说。

*
许凯皓和陈立农把尤长靖送回家之后又找到了他家附近的酒店歇脚——陈立农洗澡的时候一直哼歌,哼到许凯皓都烦了。
“立农,你今天抽什么疯啊?”
他哼的那首歌正是尤长靖在森林里唱的《捕风》。
“诶,许凯皓,你有没有过对一个人特别感兴趣的想法啊?”
“你对谁特别感兴趣?”
“不知道为什么,很奇怪,就是那个尤长靖啊……他今天的种种笨拙的行为,讲话的音调,跳跃的神情总是不断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陈立农满脸的困惑。
“你是被他洗脑了吧!”许凯皓道。
“我也很怀疑,那个家伙是不是会什么巫术?苗川那地方本来就怪人怪事多,还都挺邪乎的。”
“我看你才邪乎!洗面奶挤在牙刷上你想干嘛?”
要不是许凯皓路过提醒,陈立农差点就用洗面奶刷牙了——也许是刚才想尤长靖想得太出神的缘故。

半晌后,陈立农穿上了外衣,准备出门。
“许凯皓,我出去一趟。”
“诶?大晚上的,你牙都刷了,去哪呢?”
“我很快就回来。”
他按照记忆的方向找到了尤长靖下车的地方,正在犹豫要不要到公寓里面去找他,却恰好看到尤长靖一个人可怜兮兮地走了出来,嘴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穿越到这边的世界以后,尤长靖既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联系什么朋友,身上还没有这边的证件和钥匙。
他走到新河公寓1902室去按门铃碰碰运气——或许尤长靖在这边跟他住同样的地方,说不定还有室友什么的,然而打开门的却是一个凶巴巴的大爷,他以为尤长靖是上门搞推销的还把他给吼了出去。
正在尤长靖一筹莫展的时候,陈立农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

“哥你怎么还没回家洗澡换衣服啊?”
尤长靖抬头看了他一眼,可怜兮兮的说道:“我失忆了,忘记自己家在哪了。”
“哈?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尤长靖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一脸崩溃状。
“那要不然你今晚先跟我到酒店里住,等到明天再说?”陈立农道。
尤长靖想了想——好像也只有这样了。

于是,陈立农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把尤长靖带进了酒店房间里,而这时候许凯皓已经睡着了,两人只有轻手轻脚小声说话。
“我先去洗澡……”尤长靖小声道。
陈立农对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尤长靖走到镜子面前,这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陈立农一直叫自己村民大哥了——从古井边醒过来的尤长靖蹭了一头一脸的灰,脏兮兮地跟个乞丐一样,身上的衣服颜色又过于浮夸,难怪这一路上自己回头率会那么高。
洗完澡后尤长靖穿了酒店的浴袍出来,陈立农躺在床上玩手机还没睡,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便再没能从尤长靖脸上移开。

“原来你……真的不是苗川村民啊。”
“不是不是不是,你要我说几遍啊!”
陈立农把手机丢到一边,和微信表情里的大叔一样的动作拍了拍床道:“过来~”
尤长靖摇头说:“我睡地上就好。”
“地毯不干净,而且睡地上脊椎会疼的!”
“我就要睡地上!”
陈立农道:“都是男人你怕什么啦?我又不会占你便宜。”
尤长靖想了想,好像有几分道理,陈立农之前说过他对男生没兴趣的——于是他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躺在了陈立农的右手边,但是没想到陈立农一伸手就把他搂进了怀里,并从背后将他紧紧抱住,一条腿也搭在了他的腿上,将他牢牢钳住。
“你干嘛?”尤长靖用力的挣脱了几下,发现对方力气太大自己根本挣脱不开:“说好的不占我便宜呢,大骗子!”
“你现在身上香喷喷的很好闻……”
“我报警了啊!”
“就抱一下下嘛,我睡觉都有抱抱枕的习惯,可是这次我忘记带抱枕出门了。”陈立农莫名地撒起了娇来。
“什么鬼?你以为我是抱枕啊?”尤长靖差点就大声的把粗话骂了出来。
“嘘……好困哦,睡觉啦哥。晚安哦……”
“你先把我松开!喂!陈立农……陈立农……”
尤长靖不敢叫得太大声,对方也并没有回应,而是假装睡着了。
无奈之下,尤长靖也就只有被他这么抱着,睡了一整晚。

第六话 这个狼狗有点烦

*
许凯皓一大早醒来,突然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陈立农把那人紧紧抱着,看不出他的样貌,更分辨不出男女。
“伤风败俗!伤风败俗!陈立农啊陈立农你当着你哥的面就敢这么乱来!”
许凯皓一个枕头接着一个枕头的抽到陈立农屁股上把他给抽醒了。
陈立农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道:“许凯皓你别打了啦……”
“你告诉我这是谁!”
“这是我昨天在路边捡回来的小宠物啊!”
陈立农坏笑着道。
闻声,尤长靖被惊醒,卷毛睡到炸开,用一双无辜的眼睛打量着世界。
“你是谁啊?”许凯皓显然没有认出这可爱尤物就是昨天他们在苗川接回来的陈立农所谓的“村民大哥”。
“这是长靖啊,他说他失忆了,找不到自己家在哪,很无助,所以跑来当我的甜心小宠物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当你的甜心小宠物了!”尤长靖恶狠狠地拍了陈立农一巴掌。
“我在心里问过,然后你回答说,要!”陈立农双手一拍,灿烂的笑了起来。
“你……我不要跟你这神经病说话。”
尤长靖下了床,走进洗手间,又探出一个头来:“诶,借我一套你的衣服穿,我的脏了……以后洗好了还你。”
“你不是说你不要跟我讲话么?”农农望着天花板抖着腿。
“可以吗?凯皓。”尤长靖转眼看向许凯皓,眨巴眨巴眼睛讨好。
“好……”许凯皓正准备答应,却被不法分子突然拦截。
“不可以!许凯皓的衣服很贵,你只能穿我的。”陈立农挡在尤长靖面前。
“那你就快点拿来啊!”
尤长靖一看到陈立农就变了脸——只见陈立农一边从箱子里翻出一套崭新的运动衫一面悠闲地问道:“内裤要吗?”
“不要啦!”
洗手间里传来小可爱的咆哮。

*
这时候,另一个世界的尤长靖正在为居无定所而发愁。
“尤长靖啊尤长靖,你打电话的时候就不能告诉我一下你家的地址在哪吗!害得我现在身无分文,还必须要跟那个讨厌鬼蹭饭……”
他在楼下餐厅的洗手间里看着镜子嘟囔着。
“你说谁是讨厌鬼?”
陈立农阴魂不散的跟了进来,板着一张脸把尤长靖壁咚在墙。
“当然是你了,不然还能有谁!”
尤长靖不甘示弱的抬起头来看着他。
“我哪里让你讨厌了?”陈立农皱了皱眉,抬起他的下颌。
尤长靖被他的气势吓到,咽了一口唾沫。
这家伙——好像真的在生气诶……

陈立农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他,可是近距离看他突然紧张发抖的样子实在可爱至极——他忍不住俯下身来,吻住了那张樱桃般通红的小嘴唇。
尤长靖的脑袋在那一刻是懵的。
他显然没有料到对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尤长靖,我喜欢你。”
陈立农深情而又认真的告白着,但尤长靖可是气得要命,以为是这讨厌鬼又在戏耍自己,一脚踩在他的鞋上。
“陈立农,你真的太过分了!”
尤长靖甩了甩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诶,我是说真的啦……”
陈立农一瘸一拐地跟在他屁股后面道:“尤长靖我说真的,我没有在开玩笑。”
“小屁孩。我们才认识几天啊……不,一天都不到吧……你懂什么是喜欢吗?”
“我不懂你可以教我嘛!”
“弟弟,我是有女朋友的人……”
“是吗?那你叫她出来让我看看!别想用这种谎话来搪塞我,我很聪明的喔。”
“你那是自作聪明!”
“我IQ250诶!”
“你整个人就是二百五吧!我让你别跟着我了!”

转眼间尤长靖已经走到了马路上,正准备打出租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谁知他前脚才刚坐上车,后脚陈立农就跟着坐了进去。
“别走嘛,你跟我一起去千深,在你记忆恢复以前我养你啊!”
尤长靖道:“陈立农,你这样耍我真的好玩吗?”
“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肯相信我嘛!”
“小弟弟,我们这种成熟的人对待感情可是相当认真相当含蓄的,不会像你一样喜欢就去搂搂亲亲抱抱,不喜欢了就可以随便扔掉,完全不用在意对方的感受,谈恋爱像是做游戏一样。”
“我发誓,我不会把你扔掉的!”
“这不是重点啦,你到底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啊?”
尤长靖抓狂:“哪有人会在完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就要求和别人谈恋爱啊!”
“我啊。”
这个帅气的男孩对他笑了笑,眼睛里满是攻击性,好像对拿下尤长靖势在必得。
跟他讲道理讲不通,跟他打太极打不过,被他调戏还没有还手的余地……他哪里是一个十八岁高中才刚毕业的少年啊?
他分明就是一只狼狗吧!

“我说,小伙子啊,你们两个先别忙着谈恋爱了。”
司机大叔回过头来无奈地问道:“能先告诉我你们去哪儿吗?”

*
“尤长靖起床啦!”
新河公寓1903室——陈立农侧身看着被自己叫醒,从床上坐直,头发还是乱糟糟的小尤发笑。
刚睡醒的小尤皮肤奶白奶白的,眼神迷离,像一只小猫。
小尤因为进不去家门,只能借农农的衣服当睡衣穿,可是农农的衣服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小尤你这样穿好像一个偷穿爸爸衣服小宝贝你滋道吗?”
“你少占我便宜……”
小尤说完又把头埋进了柔软的枕头里。

“叮咚叮咚”门铃一直在响——这一大早的不知是谁。
小尤还在睡回笼觉,农农穿上拖鞋懒洋洋的开门。
“小……小楠姐?”
“农农,小尤在你家吗?我打他电话一晚上都没打通,很着急。”
农农有些心慌……刚从尤长靖十六岁的记忆中回来的他完全忘记小尤在现实中还有一个女朋友这一档子事情了。
“小楠……小楠姐你别着急,他可能是有事出去忘带手机了……”
这时候起床气犯的小尤把脸埋在枕头里,突然间吊着嗓子大喊了一声:“陈立农我要吃早点!”
“你……你女朋友在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有小尤的消息的话拜托你通知我。”
“好……好。”
农农忐忑地把门关上。

“农农,我肚肚在叫。”
婴儿般的小尤抱着枕头从卧室里走出来,揉了揉自己的小肚皮。
“你想睡就再回去睡会,我去帮你买早点。”
小尤打了个呵欠说:“好。”

TBC……

注:这是同人脑洞画,与真人无关。

一组奶尤农汤的预告和回顾的原创同人图小视频~
计划会出一个很精致的短篇同人漫画,文案已经写好了,特别短,但是漫画内容还差得多,这些都是没画完的。
先过把干瘾~

摸了两张头像
鬼怪新娘

金高银欧尼~

橙子学长的漫画过程~